第八百五十六章 沒有興趣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你剛才說……你能再說一遍嗎?”艾琳娜瞪圓了眼睛,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李振邦,她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幻聽了,因為她實在想不明白,為什么李振邦突然就答應她了。

“我答應你了,不過我只能說盡力而為。事先聲明,如果會威脅到我的生命或者威脅到我親近的人生命的話,我是可以拒絕的。”李振邦嘆息了一聲說道。

“沒問題,有你這句承諾就夠了!謝謝你!”艾琳娜聲音有些哽咽,看著李振邦的眼神中充滿了感激。沒有人注意到,她的眼神里還有一絲怪異的神色。

“欸?先別急著謝我,咱們一碼歸一碼,我的安魂草……”李振邦沖著艾琳娜攤開手心,輕輕晃了晃手,那意思很明顯,別急著說好話,先把我要的東西給我。

艾琳娜看向了泰隆,泰隆咬了咬牙,眼神中充滿了猶豫和不甘,明明是自己占據上風的,怎么突然就變成自己損兵折將了呢?

他一直都認為自己的計劃很完美,可是艾琳娜橫插這一腳,不但虧了安魂草,同時還把她自己折進去了,這到底都是什么事兒啊!

不過現在已經沒的選擇了,艾琳娜把獸人族被滅族的底都透露給李振邦了,他哪里還有選擇的余地嗎?

“唉!”泰隆嘆息了一聲,“明天我會將安魂草親自送到你手里的,不過你一定要記住你的承諾。當獸人族有難的時候,你一定要來幫忙!再一個,你不要妄想從我這里拿到除了安魂草以外的任何東西!”泰隆咬著牙盯著李振邦憤憤的說道。

“你放心,你們暮夜聯邦的東西,我即便是想要也不會和你要的!再一個你要記住,我說的是我盡力而為,不是一定幫你解決!”李振邦毫不畏懼的盯著泰隆。盡管李振邦不如泰隆高大,但是卻給人一種仿佛是在俯視泰隆的感覺。

“你……”泰隆怒視著李振邦,“安魂草送給你,換來的只是你的一句承諾,但是你竟然連句準信兒都不想給嗎?”

“安魂草是我和你們換的,幫你們是我附贈的,附贈的你還想怎么樣?”李振邦冷哼一聲。

他對泰隆非常不感冒,如果不是看在艾琳娜一心為獸人族的份兒上,他才懶得幫這個忙。

“我可以不要那些貴族丟失的財物,但是你要給我一句準確的承諾!”泰隆急了,和獸人族滅族相比,別說那些貴族們丟失的只是財物,就是丟人了又能如何?那都只能算個屁!

“對不起,恕難從命,我是一個商人,我不會去做有可能會賠本的買賣。你們獸人族都搞不定的事情,我不認為我有那個能力。不過大先知預言我有,那我就只好盡力而為,至于舍命相陪,不好意思,咱們的關系還沒有那么近乎!”李振邦不屑的瞥了一眼泰隆。

李振邦的意思很明確,幫忙可以,玩兒命別想,咱們的關系沒有那么鐵,所以你可以另請高明。

“你信不信安魂草我不給你了?”泰隆眼睛有些發紅,他已經徹底的惱了,作為暮夜聯邦的獸皇,已經很久沒有人這么不給他面子了。

“安魂草你當然可以不給我,那是你的自由,不過我不相信全世界只有這么一株六百年左右的安魂草。你要知道安魂草不是唯一的,但是需要安魂草的人可能只有我一個!”李振邦不急不緩的說道,他很清楚現在是買家市場,泰隆根本沒有資格談條件。

“但是你別忘了,大先知也只有一個!”泰隆咬牙切齒的說道。

聽到泰隆的話,李振邦愣了一下,這安魂草和大先知有什么關系?

李振邦沒反應過來,但是其他人可是還記著大先知和這件事情有什么關系,大先知可是為了李振邦的承諾,甘愿為奴為婢,做牛做馬來著。

歐米伽不屑的掃了一眼泰隆,一開始還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現在竟然直接把大先知拿到明面上了來說了,還真是帝王無情啊!

然后歐米伽又意味深長的瞥了一眼大先知和李振邦,這家伙還真是到哪里都能惹點兒風流債啊!

龍淼淼臉色一變,先是看了一眼大先知,然后一臉緊張的盯著李振邦,難道李振邦真的是為了大先知才答應的嗎?

“確實是大先知找到的安魂草,但是這安魂草交不交給我,似乎和大先知似乎沒有關系吧?”李振邦皺著眉頭問道。

“哼!揣著明白裝糊涂!別人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我還能不知道嗎?先假裝應承下來,然后把大先知騙到手,反正最后不管你做與不做,都算是完成了對大先知的承諾,和大先知也已經生米煮成了熟飯,我說的沒錯吧?”泰隆擺出一副早已經看透一切的姿態。

李振邦這才明白過來,問題是他心里面從來沒有把這個當真事兒。

“獸皇大人,這個你大可放心,不管我幫與不幫,大先知還是你們的大先知,我對你們的大先知沒有興趣!”李振邦搖了搖頭,他可不是亂說的,而是發自內心的。

首先趁人之危不是李振邦的性格,再一個,雖然大先知長的很誘人,但是對于李振邦來說只是一個麻煩。他身邊的兩個女生外加一個不知道在哪里的女人都已經讓他焦頭爛額了,再來一個他哪還有活路了?

雖然李振邦說的是事實,但是這話聽在不同人的耳朵里,意思是完全不一樣的。

龍淼淼聽到李振邦的話以后,面露喜色,她相信李振邦說的是真的,絕對不是為了面子或者利益最大化之類的忽悠泰隆的。

歐米伽臉上有些失望,他可是唯恐天下不亂的主兒。李振邦的女人要是多了一個大先知,那傳出去自己多有面子。盡管不是自己的事情,但李振邦那是自己的小兄弟,自己就可以到處去和人吹噓了。

泰隆一開始有些不相信,以為這不過就是李振邦的托詞,可是當他看到李振邦認真的樣子不似作偽的時候,心中無名火起。

大先知雖然不能說是獸人族第一美女,但是那超凡脫俗的氣質也是數一數二的,而且還是大先知,是暮夜聯邦無數人仰慕的對象,可是在李振邦的眼里仿佛一分錢不值一樣,他心里面怎么可能會舒服?

這就好像是自己擁有一個寶物,生怕別人知道藏著掖著,可是當別人知道以后,非要說自己的寶物是個垃圾,泰隆怎么可能不生氣?

如果真是個垃圾也就算了,但明明是個寶物。先不說大先知的容貌如何,就說實力,那可是圣級強者,誰敢說圣級強者沒有用?尤其是大先知的能力可是操控時間,用在適當的時機,那可是擁有逆轉戰局能力的。

艾琳娜臉色慘白,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她說什么也沒有想過自己會被李振邦給拒絕。要知道拋去自己的容貌不談,就是自己的實力那也是圣級強者。

本來為奴為婢就已經讓她內心已經十分痛苦了,可是李振邦竟然說對自己沒有興趣。

這對她的打擊絲毫不比讓她為奴為婢小,甚至還要更勝一籌,畢竟為奴為婢是自己同意的。

“你怎么了?”看到艾琳娜口噴鮮血,泰隆急忙上前將其抱在懷里,緊張的問道。

“我沒事。”艾琳娜搖了搖頭,呼吸十分微弱。

泰隆急忙將艾琳娜腰間的水壺拿了下來,往艾琳娜的嘴里灌上一些永恒玉液。

喝下永恒玉液以后,艾琳娜的臉色稍微好了一些,不過氣息還是十分微弱。

“你們給我滾,別讓我再見到你們,暮夜聯邦不再歡迎你們!”泰隆低著頭,低聲怒吼了起來。

偏殿的大門突然被打開,原來是門口的親衛們聽到泰隆的聲音以后,沖了進來。

“你們……都下去……”大先知對著沖進來的親衛們說道,聲音很是虛弱。

親衛們看了看大先知,又看了看獸皇,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你……唉!”泰隆眼神復雜的看著艾琳娜,最后無奈的嘆息了一聲,“你們都下去吧!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要進來。”

泰隆的聲音有些低沉而嘶啞,親衛們如蒙大赦,沒有任何猶豫的退出了偏殿,同時將偏殿的大門關上了。

“李振邦,不論如何還是要謝謝你的承諾,安魂草我們會給你的,至于貴族們的財物,你們隨意吧!不過希望你能記住你的承諾,我代表獸人族感謝你!”艾琳娜沖著李振邦微微一笑,然后緩緩閉上了眼睛,昏迷了過去。

“你們走吧!明天我會把安魂草送到你們手里,大先知身體有恙,我就不送了!”泰隆聲音冰冷,但還是遵照了艾琳娜的話來做。

“告辭!”李振邦等人并沒有說什么,只是灰溜溜的走了,人家大先知都被李振邦氣吐血,甚至都已經昏迷了,他們難道還要在這里耀武揚威不成?

當李振邦等人都離開以后,艾琳娜緩緩睜開了眼睛,眼神中帶著一絲慶幸,還隱隱夾雜著一絲失落……

重庆时时开奖app下载 pk10五码精准计划 买股票用哪个app好 河北福彩排七开奖结果 江西快3走势图一定牛近200期 东华科技股票分析 青海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 小米股票 彩票快乐10分技巧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三综合开奖结果 同花顺模拟炒股打不开 河南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江西多乐彩遗漏 今期开七星彩结果查询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 福彩3d彩霸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