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章大戰亂起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兩大武君于虛空大戰。

激烈的廝殺爆發,讓人窒息。

不管是江城子,還是黑炎魔君,都很清楚一點,他們的對決,將是此戰關鍵。

誰贏,都會讓這場戰爭的天平朝著另一邊移動。

如果說下方的大軍廝殺,將占據戰局的五成,那他們兩者的廝殺,就決定剩下的五成。

甚至,還要更高。

武君掌緣生滅,他們一人便足以抹殺成千上萬的大軍。

這一戰,乃是在邪魔之地,它們占據了地利的優勢,再加上這些邪魔之中有大量的魔王級別的強者,魔皇級別的亦是不少。如果圣羅門這一方。沒有圣羅血旗于天穹上壓陣的話,沒有圣羅血旗提升眾人的士氣,力量,實力底蘊方面根本無法與對方相比。

因為圣羅門達到道一長老這個級數的真王高手真的不多,其中包括煉靈塔長老,丹殿長老,也不過是數人。

傲凌塵,翎洛,石罡元三人,雖然潛力無窮,修為提升的非常快,但是他們修煉的時間終究還是太短,而且還沒有渡過天劫,他們的力量也就勉強可以抵住一個魔王后期的強者。至于真王巔峰那個級數的強者,只有圣羅門少數幾尊真王能與之一戰。

這個時候,傲凌塵正強勢地施展手中黑塔,與一尊魔王廝殺,欲將其徹底鎮殺。

傲凌塵很清楚,今天此戰,乃是戰爭。

戰爭意味著會有無數的人死亡,他若是能夠斬殺多一尊邪魔強者,圣羅門能活下來的人可能就會多一些。

相反,若是他久戰不下,今天恐怕就會有大量圣羅門強者慘死。

傲凌塵眼眸冰冷,心中充滿殺氣,道:“既然是戰爭,那就沒有什么仁義好說,那就施展陣法,源陣,我要將此地的邪魔葬送。”

他廝殺之下,手中多出不少靈石,被他快速打出地面。

伴隨著大量靈物,靈石打入地面面瞬間,這些靈石與靈物之間爆發出生與死兩種氣息,這兩股氣息瘋狂地交織在一起,一股駭人的能量波動自上面涌動。

一個巨大,充斥著大量生死之氣的陣法自地面上浮現,將周圍籠罩。

伴隨著大陣涌現,整個黑炎禁地都劇烈涌動起來,一股恐怖的天地大勢在沸騰而動,仿佛這里已經變成一個絕地一般。

大陣交織生死而起,光芒不斷閃現。傲凌塵立身于大陣之中,身上透發出的氣勢絕不差于真王巔峰的強者。

周圍眾多邪魔望著傲凌塵身上的變化,大眼瞪的溜圓。

與傲凌塵廝殺的魔王一臉震驚開口道:“怎么可能,你的力量怎么會突然暴漲?”

他與傲凌塵廝殺,自然能夠感受到傲凌塵身上這股力量之恐怖。

正是因為感受到傲凌塵身上這股強大的能量,他才因此心生恐懼。

“沒有什么不可能,今天,你們邪魔都要死。”

傲凌塵冰冷開口。

身上涌動的魔煞之氣,讓他看上去比邪魔還要恐怖幾分。

不過,傲凌塵自然不是入魔。而是利用陣法,將此地的魔煞之氣歸為己用。

他要借助此次的天地大勢之力,借助陣法之力,將眼前看到的邪魔全部覆滅。

翎洛意外的回過頭來道:“源術,陣法,你這家伙真是深不可測!”

“陣法,很強。”

石罡元與魔王廝殺下,亦是吐出一句話。

對于傲凌塵懂得源術,陣法,他們并不知曉。

他們發現知道的越多,他們對傲凌塵的震撼也越大。

傲凌塵沒有理會這兩人,借助陣法的力量,沖著眼前魔王殺伐而出。

雙方勢力在明面上的實力已經相近,如果算上地勢的話,明顯是禁地邪魔要占據了上風。

但,有圣羅戰旗在,再加上傲凌塵此刻施展陣法籠罩了一片邪魔,源術所牽動的天地大勢壓制,導致不少邪魔的戰力受到影響,戰局也是微妙的發生變化。

不過,因為被陣法籠罩的邪魔很多,傲凌塵也是遭到了極其嚴重的反噬,眾多邪魔沖著他瘋狂殺來,似乎想要將他斬殺,想要將他的陣法化解。

傲凌塵眉頭微皺,道:“殺!”

他強勢借助天地大勢的力量沖著眼前邪魔王就殺了上去。

他要將眼前魔王鎮殺,然后去獵殺更多邪魔,為圣羅門其他弟子緩解壓力。

或許圣羅門各大弟子之間都有一定的恩怨,仇恨,但,現在,他們萬眾一心,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將眼前所有邪魔鎮殺,還圣羅門一個朗朗乾坤。

“該死的小鬼,竟然會陣法,會這種莫名其妙的東西,你休想得逞,你會死的很慘的。”

與傲凌塵廝殺的邪魔咬牙切齒,他與其余強大的邪魔聯手,一起向著傲凌塵圍攻而去。

施展陣法,有陣法相助之下,他單打獨斗已經無法與傲凌塵一戰。

不過,圣羅門眾多真王長老,自然不可能讓他們這么多邪魔一起圍殺傲凌塵,一尊尊真王級別的長老,執事等一起沖了上去,大戰邪魔。

有了這些長老出手,傲凌塵遭受的壓力也是小了許多。

不然,即便傲凌塵施展的陣法威力無邊,但是被如此多的邪魔圍住,恐怕也只有飲恨收場的份。

陣法涌動,毀滅之力肆意,將眼前眾多邪魔圍困在當中,陣法的力量加持下,傲凌塵的威勢更勝從前。

傲凌塵想要將眼前這些邪魔悉數鎮殺。

不過,這些邪魔的力量亦是不弱,面對傲凌塵的鎮殺,聯手抵擋,讓傲凌塵不至于一擊令他們灰飛煙滅。

而此刻境地之中,大戰正是激烈無比。

無時無刻都有大量的圣羅門強者,邪魔隕落。

江城子立身虛空獨戰黑眼魔君,手中戰旗強勢揮舞,駭人的能量自上面傾泄而出,震蕩四方之時,像是一條奔騰咆哮的大河在空間亂流中翻滾一般。

虛空震蕩,旗面獵獵作響,江城子想要以最強的戰力將眼前邪魔鎮殺。

他很清楚,他這一戰耗得越久,圣羅門可能死去的弟子,長老,也會越多。

天空中,道一長老整個人爆發駭人的能量,生猛的“一塌糊涂”。

簡直就像是有不滅之軀一般,他大戰眼前一尊魔王巔峰的邪魔,招招都是舍生忘死的拼命的打法。

邪魔王狂霸的攻擊,轟擊在他的身上,皆被他無視,仿佛要與傷換傷,要用最快的速度解決眼前邪魔。

重庆时时开奖app下载 sg飞艇是官网开奖 快乐8下载安装 内蒙古11选五5中奖助手 盈操盘 安徽福彩快三看走势图 吉林11选5任四包赚不赔40注 双色球下期预测专家最准确 云南11远5开奖结果 江西十一选五前三一共多少期 2018年历史开奖记录 幸运农场走势图实时 福彩3D和值综合走势图 股票操盘手回忆录 中国福利彩票广东快乐十分官网 龙岩股票融资贷款 湖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