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前奏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前車之鑒,再沒人跳出來反對了,會議進行的很順利。商會老板們表面笑的很開心,掌聲也很熱烈,但是心中卻是苦澀的。

市場經濟變成了計劃經濟,制定計劃的人不是自己,沒有比這根令人絕望的消息了。

“各位,都笑一笑,不用板著臉,事情沒有那么糟糕。”半陽半夜坐下后,東方青魚站起來了,他含笑看著眾人,安慰道:“首先向大家保證的是,沒人會和錢過不去,半陽半夜雖然改變了某些商品的價格,但是不會做固澤而漁的事情,這一點大家可以放心。其次,我巨鯊鎮與大荒商會聯合,實際上就是人族世界、獸族世界和魔族世界三大陣營的聯合,其中的商機之大,大家可以自行想象。最后要說一點的就是,大家的目光要放長遠一點,我們吃的蛋糕是多了一點,但是我們也把蛋糕做大了不是?大家想要多吃點蛋糕也是可以的,一起幫忙把蛋糕做大,這樣每個人都能吃更多的蛋糕,總有人在危機之中發現機會,我相信大家能在商場的殘酷競爭下活下來,都是聰明人,我就說道之類了,謝謝大家!”

如雷般的掌聲響起,商家老板的臉色好看了不少,事情已經發生,大家無法改變和反抗,不過東方青魚有句話確實說的很有吸引力,三大陣營聯合,商機確不是一個陣營可比的。隨便漏一點湯水出來,都能讓其他人吃的大飽。

心里的抗拒去了,一個個的腦子開始活絡起來,注意力放到了雪果節上,如果辦好了雪果節,未必不能彎道超車。會議結束,很多老板迫不及待離開,想找點為雪果節做準備,早一步行動就早一步搶占先機。

某店鋪。

“給我來10枚雪果。”水系魔法師心疼地遞出銀幣,雖說雪果的價格很便宜,把不敢是和暖果相比還是和雪果的實際價值相比都便宜太多,但是對顧客來說,一枚銅板都是多的。

“你急著用嗎?”店伙計忽然問道。

“不是很急,怎么了?”水系魔法師不解地看著店伙計,擔心沒貨了,這種情況經常發生,畢竟這里不是巨鯊鎮,這里是回鶻鎮。

巨鯊鎮對雪果的管控十分嚴,除了少量雪果通過黑市流入回鶻鎮,其他的雪果九成九和回鶻鎮沒有關系。玩家在回鶻鎮買雪果,除了價格比其他地區高,還會經常遇上沒貨的情況。

“是這樣的,三天之后,在回鶻鎮會巨型一個大型節日,雪果節,到時候雪果的價格會是現在的一半,如果你不著急,可以選擇在三日之后購買。”店伙計道。

“雪果節?真的假的?回鶻鎮有這么多雪果嗎?別有是一個噱頭。”水系魔法師很懷疑。

“你不看新聞嗎?回鶻鎮已經和巨鯊鎮聯手,你還擔心雪果的問題嗎?”店伙計反問。

“我看新聞啊,只是我認為這個消息是假的。”水系魔法師道。

“消息可能是假的,但是你覺得我們會有錢不賺嗎?”店伙計再次反問。

“這就是我所疑惑的。”水系魔法師道。

“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消息是真的,而且這個消息是巨鯊鎮的老板親自宣布的,不會有假,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你不能懷疑巨鯊鎮的老板,他不缺雪果,這是真的。”店伙計說起巨鯊鎮的老板的時候,表情充滿崇拜。

如果有一天,他也能隨意地用雪果做一個活動,這一輩子就值了。

“那我不買了,我三日之后再來吧。”水系魔法師急急忙忙走了,雖然店伙計說的信誓旦旦,他還是不完全相信,他又去了其他的店鋪,經過再三確認,他終于相信,消息是真的。巨鯊鎮和回鶻鎮聯手舉辦雪果節,目的在于刺激消費,屆時,雪果會是平時價格的一半,其他物品也會大量出現,雪果節將會成為和拍賣會一樣的盛會,甚至比拍賣會還要隆重。

“消息真實嗎?”滿臉橫肉的戰士等著一雙兇狠的眼睛。

“千真萬確,老大,九魔宮的一個高層是我大表哥,他雖然看不起我,但是不會騙我,他親口說的,不可能有錯。”小弟信誓旦旦。

“媽的,好好的弄什么雪果節,錢多的沒地方燒嗎?”戰士越想越氣,有一種想砸桌子的沖動,“老子囤積了一萬多枚雪果,就等著過幾天放到黑市去大賺一筆,現在給我來這一手,這是故意和老子作對嗎?”

小弟見到老大一副殺人的樣子,不敢說話了。心中卻有些不認同老大的話,感覺老大把自己看的太重了,巨鯊鎮估計都不認識老大,哪里會故意和他作對。

老大估計只是一條池魚,被無辜殃及的。

“雪果節之后呢,是什么情況?”戰士買了一會兒,停下來了,他也知道罵人是解決不了問題的,腦子慢慢冷靜下來。

“不知道,我表哥也不清楚。”小弟道。

“媽的,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要你何用,給老子滾!”戰士一腳把小弟踢了一個跟頭,小弟大怒,卻不敢表現出來,心里忍著氣,從地上爬起來,不敢看戰士,低著頭退出去了。他擔心一抬頭,仇恨的眼神會被戰士發現。

“等等——”

小弟越過大門的時候,戰士忽然出聲,小弟身體一僵,還以為被戰士發現了他的怨恨要出手呢,就在他打算先下手為強的時候,聽見戰士道:“通知下去,把雪果都賣出去,到那些偏遠地區去,希望還有人沒有收到消息。”

“如果偏遠地區也收到了消息呢?”小弟小心翼翼問。

“降價!”從戰士的牙齒縫里面擠出兩個字。

“降多少?”三個字已經到了嘴邊,硬生生被小弟咽下去了,道了一聲是,退下去了。半個小時不到,小弟又回來了。

“賣不出去嗎?”戰士心中焦急,顧不得發火。

“不是老大,大喜,所有的雪果都賣出去了。”小弟語氣激動。

“打了幾折?”戰士卻沒有絲毫喜色。

“原價,沒有一點優惠。”小弟喜氣洋洋。

“怎么可能?”戰士吃了一驚,雖然驚喜,但是又感到一絲不對勁。這個時候還能原價賣出雪果,明顯不科學,他了解玩家的習性,不可能等不及這三天的。

省的是銀幣,不是銅板,換做他這種身價不菲的人,都愿意等。游戲里面比他窮的玩家海了去了。

“我也不相信,但是進入賬戶里面的錢不會作假。”小弟道。

戰士打開賬戶一看,果然,錢是不會撒謊的,多出的金額可以輕易計算出雪果的價格,果然和進貨價一樣,他沒有虧錢,虧的只是時間。

“為什么會這樣?”戰士總感覺哪里不對勁,難道小弟的運氣逆天,遇到了一個傻子?瞎貓遇上死耗子的事情剛好就被小弟碰上了?

重庆时时开奖app下载 配资炒股利息找中承配资 河北福彩20选5开奖结果 期货股票配资网 广东快乐十分破解器下载 幸运飞艇冠亚和互刷 30选5开奖结果今天 庞大股票股吧 三分赛车怎么预算投数 asg游戏理财平台 福建体彩31选7第18001 炒股的人一生手机炒股安全吗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真网 怎么找股民交流群 贵州十一选五号码推荐 体彩浙江6+1开奖结果2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