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2章 指點迷津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炸碎的石子就像霰彈槍一般,噴在眾人的身上,反應慢一點的,不知中了幾顆,衣服頓時破開,身上青一塊紫一塊。

古武者們卻礙于面子,不好意思吭聲。

本來肖曼萱的實力是最低的,但是因為有小白帶著,以小白的反應能力,輕松躲開了危險。

炎北看到狼狽的眾人,也不說話,繼續趕路。眾人也是吃一塹長一智,看到有石頭飛來,不再擊碎,而是以身法躲避。

剛開始還比較輕松,但是隨著前行,風力越來越大,石頭的速度越來越快,而且風中開始夾雜著冰晶。

這些冰晶在風力的催動下,就像透明的暗器,隱蔽又鋒利,一貼到衣物上便切開一道口子,貼到皮膚就割出一道血跡,防不勝防。

林天看眼旁邊的大小姐,她身穿天蠶絲衣裙,這點冰晶還無法傷到她,但要是傷到臉也是狼狽,說不定還毀容了。

“大小姐,你到我后面。”林天對她招手,同時開啟了一道火焰結界。

冰晶和石頭撞在上面,頓時消融焚化,而風吹在結界上,流線型地向兩邊分開,絲毫不受力,不知有多輕松。

其他古武者很是羨慕,但是也只有羨慕的份,不好意思躲過來,繼續苦逼地頂風而行。

大小姐瞥了林天一眼,沒有躲到他后面,而是鏘的一聲,拔出畫影劍。

正當林天心想,不過來就不過來,用得著動刀動劍嗎?大小姐一劍刺出,正中一塊迎面而來的石頭,石頭應聲分成兩半,從她身體兩旁飛過。

但是更多的冰晶飛射而來,大小姐瞬間出劍,一大片劍影出現,每一劍的劍尖都刺在冰晶上,準確得可怕。

原來是想借助大自然的力量磨煉劍法,進一步領悟御劍術。

“與天斗,與地斗,其樂無窮。”林天對大小姐豎起大拇指,大小姐依然專心于劍法之中。

林天又看向凌水瑤,小辣椒比大小姐狼狽多了,畢竟比大小姐差著境界。小辣椒橫了他一眼,非常傲氣地沒有尋求林天的庇護,也像大小姐一樣,以自身武功對抗大自然的力量。

其他人看到兩人的反應,紛紛醒悟過來,眾人不再被動地躲避,而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以各自地本事,主動地去迎接風沙冰晶。

炎北回頭看了一眼,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不知走了多久,林天感覺身前一輕,風力很突兀地消失了,雖然還是有風,但是和峽谷壺口內相比,簡直小巫見大巫。

眼前是一個大平原,平原上是戈壁一樣的石頭,但是這些石頭都變得圓滑了,像是被流水沖刷過一般。

但是林天知道,這是千百年來,風雪沖刷的結果,可見這里的風力資源有多豐富,要是建上一個風力發電站,足夠一個中等城市使用。

但是,建風力發電站是不可能的,在昆侖深處,物資無法運進來,而沒法設立電纜送電出去。

就算可以做到,這一切的成本也太高了,不劃算。這就是為什么,以現代發達的科技,還是無法開發昆侖山深處。

在這片人跡罕至,還未被開發的禁地,藏著太多的傳說和秘密。

要是讓其他人知道林天還想著這些有的沒的,估計想打他吧,因為其他人都狼狽不已,有的叉腰喘著氣,有的索性坐到地上,有的暗暗調息。

只有林天少數幾人輕松,大小姐和王婉兮看似輕松地站著,但兩女實則在調息真氣。一場對抗下來,不亞于幾場大戰。

“走吧,要是不在天黑前趕到神域,你們就得在冰天雪地中過夜,面對未知的危險。”炎北沒有停留的意思,催促眾人上路。

那些坐在地上休息的,一陣哀嚎,不過一想到昆侖中的各種傳說,只好硬著頭皮起身,繼續征程。

“我是發什么神經,非要跟來。”有人開始后悔了,但一個人回去,肯定是不敢的,而且也心有不甘。

厲風壺口都過了,要是不見識一下神域,不是虧大了嗎?

但是很快,他們就想抽自己嘴巴,輕松地過了大平原后,前面出現了連綿的山脈,而且都是高聳入云的那種。

“炎老,前面沒路了。”宇文星劍小心地說。

炎北笑笑,淡定道:“昆侖山本就沒有路,腳步走到哪,那就是路。”

“那附近有沒有一線天這樣的山體裂隙?”司徒御風期待地問,其他人更加期待。

那些參加過尋寶人都知道,去找神農鼎時就經過了一線天,避免了翻山越嶺的苦楚。這種高入云端的山川,上面終年結冰,萬年不化,古武者走起來也是困難重重。

“沒有。”炎北非常干脆地回答。

說著率先登山,到了這個地步,回也回不去,只有跟著大部隊走,一個人回去死的更快。

一場登山又開始了,眾人借助兵器,在陡峭的山體中行走,遇到無法行走的,用輕功翻越。即便這樣,眾人也是苦不堪言。

還好炎北有經驗,沒有直接帶著眾人翻越山頂,而是選了山脈起伏的低處攀登,可即即使是這樣,結冰的山體,也讓眾人的輕功不太好使。

這一次翻山,比走壺口花的時間還久,等眾人來到另一面的山腳,不少人已經筋疲力盡。這絕對是他們有生以來最艱難的一次“大戰”。

這次大戰的“敵人”,不是哪里的高手,而是大自然,天和地。即便是小白這個雪山高手,此時也略顯疲憊。

肖曼萱和炎靈兒不得不下來,讓小白休息。眾人也顧不得面子,直接盤坐調息真氣,盡快地恢復體力。

炎北沒有催促,而是認真道:“修煉本就是逆天而行,需要面對天地的力量和心魔的侵蝕,有時候你感覺走的很艱難,可能不是正在往上攀爬巔峰,也許只是走錯路而已。”

“換個方向,你可能順利一些,勇氣,智慧,體魄,運氣,缺一不可。”炎北語重心長。

眾人沉默,似乎心有所獲。

“多謝炎老指點迷津。”大小姐鄭重地行了一禮。

炎北擺擺手,難得的露出笑容:“你對劍道有自己的領悟,觀你出劍,我想很快就能領悟御劍術。”

重庆时时开奖app下载 乐陵期货咨询 平特一肖加4的计算公式 股票分析网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 排列3排列5开奖结果 福建36选7开奖148期 pk10五码二期必中技巧 极速赛车开奖结果网站 台湾炒股配资基本常识 陕西快乐10分选号技巧 凌晨玩分分彩都是输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 一分11选5投注技巧 湖南快乐十分遗漏查询数据图 重庆时时彩软件urssc 11选5每期必赚2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