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3章她要治療,你也要治療(2更)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希爾又神思不屬了好一陣,終于深吸一口氣:“好了,別管joker了。還是說說那個北斗怎么樣,能絕對信任嗎?”

娜塔莎不會讓哈莉給她做治療,她更不會隨便讓一個人給自己做治療,太容易被人在潛意識里動手腳了!

所以希爾即便知道北斗的大部分情況,還是再向娜塔莎確認一次。

娜塔莎沉吟片刻,沒有把話說死:“等我問過騎士,沒問題的話再從大佬那里發布委托。”

希爾想了想,同意了這個辦法。

騎士和大佬雙重背書,那北斗的可靠性應該不會出問題。

這比找希爾的現任老板托尼背書靠譜得多,畢竟大少之前不靠譜太多年了。

……

海灘上哈莉仰頭目送昆式戰機升空、隱形、飛離,這才走到路克身旁:“她們怎么找來的?”

路克不以為意:“不用在意這個。以復仇者的情報系統,這么久才找來一次已經很出乎預料了。”

哈莉在扶手上坐下,兩條胳膊習慣性地搭了上來:“那個希爾怎么回事?”

無論如何,這一樣還是春天的鍋。路克心中嘀咕,嘴里卻說到:“幾年前的嘉賓,那次的記憶對她太深刻了而已。”

哈莉的手指在他肩頭劃來劃去:“是啊,那么漂亮當然記憶深刻了。”

路克:“有時間試探,不如進去收拾一下東西,天黑我們就離開這里。”

哈莉嗯了一聲,突然想起一件事,向后看了看在門廊上瘋狂啃椅子腿的某條二貨:“能把它也帶上么?”

路克詫異地看了她一眼:“你確定,是極痛而不是你自己喜歡它?”

哈莉嬌笑著搖頭:“就是極痛剛告訴我的啊,它可喜歡待在狗身上了,那是自由的味道。”

路克似笑非笑,任由她血坑某共生體:“隨便,反正只是一條狗而已。”

無論這條二哈還是極痛,都是如此。他默默補上一句。

哈莉進屋收拾私人物品后,路克看向正在靠近海面的夕陽忍不住感嘆:女人,真是能折騰!

到天色暗下來后,路克讓哈莉帶著自己和二哈進入海中。

入海后,哈莉就變為完全共生形態,用那頭長長的藍色頭發卷住帶著氧氣面罩的一人一狗急速前進。

幾十分鐘后兩人在檀香山一處海邊上岸,找到路克提前放置在附近的物品,完成變裝,將二哈塞進寵物箱。

然后,兩人帶著二哈上了一架預訂好的私人飛機,直飛歐洲。

這邊的復仇者新基地里,娜塔莎和北斗分身剛從一間治療室出來。

不是二級分身動作慢,而是她們的戰機也才回來。

在戰機上娜塔莎就聯系了騎士,再通過大佬發布了給希爾治療的委托。

兩人到時,北斗分身剛從紐約飛來不久。

相互打個招呼,三人就進了治療室。

娜塔莎悄悄咨詢了下北斗分身治療方案和時長,結果得到一個很簡單的回答:“一次一分鐘,早期三天后期十天一次,十次左右就差不多了。”

娜塔莎:所以,希爾的治療總時長也就……十分鐘?

治療時北斗分身沒讓娜塔莎離開,抬手打了一個響指后,與躺著的希爾四目對視了一分鐘。

然后他轉身招手,示意娜塔莎跟著出去。

關閉房間,兩人站在透明觀察窗外,看著閉目沉睡的希爾。

北斗分身才說到:“她的精神問題不算太嚴重,再接受幾次心靈抗拒,失眠問題就能大幅度緩解。”

頓了頓,他才繼續到:“但想根除不太可能,以后找人給她定期做心理咨詢,你空閑時勸她找個男朋友也行。幾十歲的人了,老憋著心理容易出問題。”

娜塔莎抱胸的雙手緊了緊:……幾十歲是在說誰?怎么感覺有被冒犯到?

北斗看著她,隨手又打了一個響指,心靈抗拒瞬間落到她身上:“好了,少跟那個joker打交道,你們玩不過他的。”

心靈抗拒讓娜塔莎心緒突然平靜下來,各種繁雜思緒快速消褪,此刻分外清醒:“玩?”

北斗分身呵呵:“難道他還和你們動手了?”

他的視線在她和房間內的希爾身上掃了下,臉上露出那種很淡,卻又很欠扁的笑容。

娜塔莎:“……沒有。”

北斗分身:“你們該慶幸,這是joker與騎士兩個的游戲,與其他人無關,否則我還得給你們當專職心理治療師。”

娜塔莎摩挲了下手臂,感覺它們有點發麻:“他這么強大?”

“應該換個詞,是難纏或者麻煩。”北斗伸手拍拍她的肩頭:“有時間你也該放松下,找騎士治療你身體的“隱患”并不難。”

娜塔莎雙眼一瞇,退后一步,讓開他的手:“你在說什么?”

北斗搖頭呵呵:“不要一副受傷小女人的樣子,你身上那點小問題只是費時一點,必須要我同情。”

說著他轉身走開:“問題可以一個個解決,諱病忌醫容易弄出更大的麻煩。”

走了兩步,他突然扭頭:“那個,小女巫現在在什么地方?”

讓你裝比!娜塔莎冷著臉:“星期五,帶他去找旺達。”

柔和的女聲回蕩在走道里:“好的,娜塔莎。威爾遜先生,請跟我來。”

直到北斗分身的背影消失在轉角處,娜塔莎的臉才耷拉下來:“這家伙到底有多閑,心理治療都不夠你忙的么!”

話雖如此,她卻知道自己有些動心了。

恢復一個女人應該具備的完整身軀,對她真的很重要。

哪怕她暫時不用養育下一代,但就像單身男性也沒幾個想ED一樣,這更多是一個尊嚴問題。

路克給出這個提議,也有自己的盤算。

生命一號和生命光匕可以恢復娜塔莎的身體損傷,只不過需要的量會比較大。

但如果是他直接用生命之光來操作,恢復效果更好,速度更快,同時又賣了娜塔莎一個巨大的人情。

這女特工最近的積分負債越來越少,他需要給她增加一點新動力。

如此琢磨著,路克走進了一間寬大的訓練場。

里面有四個人,兩個在對練,一個近距離圍觀,一個遠遠站在落地玻璃。

他踏進門口的同時,站在窗口的那人同步扭過頭來,雙方視線對個正著。

路克面色淡淡,打量著對方:“幻視?”

重庆时时开奖app下载 分分彩怎么玩稳赚不赔 幸运快三官网彩票 北京pk10定位胆怎么玩的 体彩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河南11选五5开奖结果 吉林省十一选五今天走势图 期货配资是什么意思 七乐彩玩法规则介绍 26选5今晚开奖 威海配资公司 三分时时彩开奖结果 时时乐开奖结果 最新3d怎么定胆最准确 如何购买上证指数基金 卡西欧急速赛车表 陕西快乐10分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