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7章 自打自臉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吳松看著圍住自己的齊晨的手下,根本沒有動容。

這些人只是一手就能解決的貨色,但吳松不能在宗門內動手。

雖然齊晨不能當著眾人的面上擊殺自己,但要是和齊晨動手,實力牽扯太多,就此突破可不是吳松的計劃。

“留下,我給你個面子咱們馬上開戰,正好也不用浪費接下來幾天的時間了!”

齊晨伸出手指隨意的點點,將這賭斗說的十分輕松。

現在只要出手,齊晨就有絕對的信心讓吳松重傷,根本痊愈不了。

這才是齊晨的真實想法,他不想再等,不想再讓這個吳松舒服。

“齊晨你過分了,我現在是被宗門派遣出去執行任務,難道你要阻止不成?”

吳松終于有些動怒,這事情關乎宗門,更關乎自己,但是齊晨卻在這里無理取鬧。

“呵呵,只是一次任務而已,一會我派人去說,寬限你幾天甚至是換人去做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齊晨隨意的擺擺手,身為百強第三,在宗門的位置甚至是一般的長老都不能比及。

齊晨在宗門中說話,的確比吳松管用的多,也是他的傲氣所在。

“你做不到的事情,我卻能做到,你拿什么跟我斗啊?”

齊晨看著吳松表現出高人一等的架勢,讓他的手下更加的佩服。

只是吳松冷笑起來,溪風城的事情只能讓他自己前去,這事情也只有吳松一人能做。

此時齊晨去說話,非但沒有任何用處,相反還會讓宗門的長老數落一番。

“那你去吧,別怪我沒提醒,到時候撞了南墻,可是你自己的事情!”

吳松抬手示意,表情上沒有一絲變化,此時從這邊也趕過來不少長老,其中正好有青千琴。

青千琴一看齊晨堵住吳松,就知道其中的事情如何,這齊晨要是不將吳松弄個好歹是不會罷休的。

“吳松,現在還不離去更待何時!”

有長老看到吳松的身影馬上呵斥起來,這些長老可都明白此刻的溪風城有多緊張。

齊晨聽見長老的話語,淡淡的回頭,正好看到青千琴,眼睛頓時一亮。

“呵呵,各位長老和大師姐都來了,這不是我和吳松有賭約在身,想著將這個事情完成,再讓任務進行呢!”

齊晨也不裝假,直接將自己的計劃說出來,讓眾長老知曉。

一直在烈火門養尊處優,面對這樣的事情,齊晨很是淡定,認為事情一定會按照自己的計劃走下去。

但是有關魔族出現的事情,是烈火門現在的機密,就算是顏若雪道聽途說,都被青千琴警告不能對外瞎說。

因為吳松去執行什么誰都不知道,齊晨也以為只是無關緊要的小事。

“這可不行,這個任務已經指派了吳松,吳松必須要按時到達!”

一長老義正言辭的說道,不給齊晨一點面子。

在他們心中,魔族的事情只有吳松能夠辦到,而且是不容耽擱!

“怎么,長老要駁了我的面子?我齊晨說話一向不反悔的...”

齊晨的臉色有些變化,第一次被普通長老將自己的話駁回,讓他丟失了一些面子。

“你可知道我齊晨是誰,我說的話難道非要讓上面首肯你們才滿意么!”

齊晨的聲音凌厲起來,自始至終,吳松都在其身后幸災樂禍的看著。

“齊晨你不要過分,這事情是我們所有長老在一起商議的,你若是阻攔,勢必要受到懲罰!”

青千琴當即拿出領頭長老的令牌,讓齊晨目光一滯。

要說尋常的長老不能限制齊晨,那領頭長老可就不是齊晨能夠反駁的了。

在烈火門,只要是祁連和祁老怪不出現 ,那領頭長老就能決定很多事情。

齊晨若是和領頭長老對付,肯定不能輕饒!

“齊晨,我之前就已經說了,這事情你阻擋不了,偏偏要自己撞墻,你說你能怪誰?”

此時吳松攤開雙手,無奈的看著齊晨,要是齊晨好自為之,現在還沒有這樣尷尬。

“呵呵,好樣的吳松,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躲得了這次,等你回來我必要你好看!”

齊晨轉頭對著吳松,將牙齒咬得咔嚓作響,隨后帶著手下很是氣憤的離開。

等待吳松回來,齊晨肯定不會放過他,但是吳松不在乎,要是溪風城真的是魔族作亂,那自己提升到真仙四層就更有希望了。

只是現在吳松看著遠去的齊晨背景,他身上出現的一抹微弱氣息,讓吳松有些緊張起來。

“不能啊,這烈火門高手眾多,祁老怪也時常監控,怎么可能出現魔族的氣息?”

吳松懷疑起來,也暗想可能是自己看錯了,這時青千琴過來將吳松的思路拉回。

“吳松,現在時間不等人,還是快點離去!”

青千琴交代幾句,吳松耐心的答應下來,隨即人影消失在傳送陣法中。

此時齊晨回到自己的住所,被青千琴阻撓,丟了臉面的齊晨十分的生氣。

要不是垂涎青千琴,齊晨此時肯定計劃讓青千琴好看,但是想到這大師姐的實力,還是將氣憤憋在心里。

“齊晨,知道你在外面受了委屈,這樣吧,你現在讓我吞食幾個弟子,我保證幫你將問題解決!”

在齊晨對面的空間處一陣閃爍,這卡那伽出現,身體依舊模糊。

“不行,現在你要是在外面現身,宗門內大能必定發現你,到時候我也脫不了干系!”

齊晨馬上制止,他收留這卡那伽,是要準備在關鍵時刻出場,像是這樣的小事還不足以讓他現身。

齊晨不知道吳松早就將魔族的事情匯報上去,心中還存在一絲僥幸。

“吳松,等你回來,我要折磨死你!”一道怨恨極深的話,當即在齊晨心中爆發...

吳松這邊搭載這傳送陣法到溪風城的速度極快,此時天色還有些微亮。

到了城邊,這溪風城城主領著自己的下屬迎接吳松,因為實力的關系,此刻吳松倒是沒有在泗水城那般緊張。

“吳師兄,終于將宗門內的人盼來了,這一整天我都不敢合上眼睛啊!”

一晚上的事情讓溪風城城主十分的擔心,生怕禍事再起,到時候可就不好收場了。

但是現在有吳松過來,溪風城城主自然放心下來,畢竟烈火門能夠派遣出來的絕對不是弱者。

“哪里,說笑了,這次我來只是調查究竟是什么在作亂!”

吳松沒有將事情明說出來,因為在這溪風城城主身邊,吳松就看出不對勁的地方。

溪風城城主跟著一眾人簇擁著吳松來到府宅,這吳松坐在主位上,臉色瞬間冰冷下來。

“最近你們誰和一些奇怪的人接觸了,報于我聽!”

吳松刻意的震蕩仙元,不敢全都釋放出來,即便這樣,威懾力也讓在場的所有人緊張起來。

之前吳松還能看出這些人中有不對勁的地方,只是回到府宅之后,這些人全都恢復正常。

吳松不敢大意,要是魔族的成員之前潛藏在周圍,想要直接離開肯定是不會這么快的。

所以那氣息肯定是被刻意隱藏起來,吳松必須將其找出。

“大人,這里面誰都在城主身邊,不敢瞎走啊!”

一老仆人到吳松面前說話,吳松斜眼看著老仆。并沒回應。

“吳師兄,這是跟在我家多年的錢叔,和我關系極好,他說的是對的!”

溪風城城主看到吳松的態度,立馬過來介紹其自己的老仆人。

這錢叔是他身邊的管家,有些事情都是錢叔提前知道的。

而且在溪風城的管轄范圍之內出現了這么大的事情,誰都不敢在這個時間離開。

吳松看著這個錢叔,雖然這老頭沒有表現出什么,但他總感覺哪里不對。

“既然如此,咱們現在還是到那村莊看看,我想會有什么線索吧?”

吳松隨即起身,要真是魔族的話,這時間可一點不能耽擱。

“大人車馬勞頓,也不差這一會的功夫,待給大人接風洗塵之后,咱們再走也不遲啊!”

錢叔馬上站出來,看著吳松的表情十分恭敬,但是這樣的奉承卻讓吳松心里沒底。

感受著錢叔的氣息是普通人無疑,雖然在溪風城城主身邊的時間長了,但是看見更高強的修士還能這般自然,絕對可疑。

聽到錢叔的話,溪風城城主也是不斷的點頭,這事情可以耽擱,但是討好吳松不能有差啊!

吳松的身份可是烈火門指定前來的弟子,想要撤掉他城主的身份都是輕而易舉。

“看城主的意思是不著急于這一時啊,那將小消息這么快的傳到宗門去干嗎?戲耍我們么!”

吳松再次坐回去,看著溪風城城主開始數落起來,氣勢讓溪風城城主只能賠笑。

之前還以為這吳松很好拉攏,但是現在一看,溪風城城主可不想讓這個小子再教訓自己了。

好歹也是一城之主,但是面對這個年輕的吳松,他倒像是人家的兒子一樣。

“這件事情是我想的不周到了,還望師兄海涵,接下來的事情全憑師兄吩咐!”

溪風城城主欠身致意,不敢有一點不滿,只是一旁的錢叔,倒是從臉上升上一絲寒意...

重庆时时开奖app下载 七星体育彩票 股票融资融券好吗 山东十一选五网上购买 股票分析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q 3d试机号 开奖 贵州11选5一定牛遗漏 云南11选五中奖规则 时时彩大小单双技巧 腾讯分分彩官网首选 湖北新11选5走势图遗漏 金融界股票论坛首页 上海快3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江西快三走势图表 四肖中特期期准出 黑龙江22选5玩法说明 私募明日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