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4.第七百一十三章 出差(一)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難得八點不到就回到家中可以咸魚,許久沒有咸魚過的江楓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咸魚,打開電視機把APP里的熱門電視劇全都掃了一遍也找不出一部想看的。吳敏琪也沒什么興趣看電視,江楓覺得章光航的自創菜可能有點刺激到她了,早早就洗澡回房睡覺,九點不到房間的燈就關了。

江楓坐在客廳,看法制頻道的普法小短劇。

看著看著,江楓覺得這些東西還沒有看記憶來得有意思。

等等,記憶。

江楓終于想起了躺在道具欄里無人問津的N段記憶。

點開屬性面板打開道具欄,江楓發現這里面躺著的記憶還真不少【張褚的一段記憶】【趙蘭花的一段記憶】【江衛明的一段記憶】【江衛國的一段記憶】和之前沒看的【孫茂才的一段記憶片段】,可以說是老年組的記憶都齊了,如果再來個彭長平或者秦貴生的記憶沒準就能全明星陣容出道了。

記憶太多從何出看起也是個問題,江楓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選擇了【張褚的一段記憶】。

根據以往的經驗,張褚的記憶肯定是和曹桂香相關的。

桂香出品,必屬精品。

江楓就這樣坐在沙發上非常隨意的點開了【張褚的一段記憶】,一邊點一邊還在心里感嘆自己如今真是越發大膽只要沒人在哪兒都敢看記憶,點擊是,隨即被濃霧籠罩。

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江楓感覺就是眼睛一閉一睜,霧就散了,他出現在一間標準的鄉下土房的屋子里,就站在門口,門是開的,屋子很小擺設也很簡單,只有一張床和一個柜子,連桌椅都沒有。角落里放著幾個蓋著布的竹籃,布是灰撲撲的落滿了灰,把竹籃遮得嚴嚴實實的。

上次江楓看見這種類似的屋子還在在韓貴山的記憶里,韓貴山第一次賣貨時在村長家住的屋子差不多就是這樣,格局都差不多。墻面灰撲撲的床也很簡陋,有一扇紙糊的小窗關上擋風開開透陽光,不過韓貴山住的那間屋子有書桌和椅子因為村長的兒子要讀書寫作業。

就在江楓打量這件房間的時候,隱隱聽到不遠處好像有人在說話,說話的兩人聲音低聽得不真切,江楓能聽見全靠房子的隔音效果不好。順著聲音江楓走出了房間,確定說話聲是從隔壁傳來的。

隔壁的房間明顯比這間要大,門是緊閉的,江楓就直接穿墻走了進去,迎面撞上了正在和一位精瘦且黑的中年男人說話的張褚。

這件屋子也是一間臥房,比隔壁那邊要大上不少,家具也更齊全。不光有一個比人還高的大柜子,柜子上著鎖顯然里面放著貴重物品,除此之外還有一條長木凳和一張小方桌。可能是因為只有一條木凳的緣故,屋里的兩人都只是圍著桌子站著而不是坐下。

此時的張褚已經不能被稱為年輕的帥小伙了,帥還是帥的,只是不能被稱作年輕的小伙了。張褚人瘦,筆挺,臉還是那張棱角分明一看就讓人覺得一定是好人的正氣凜然的帥臉,身上那件因為穿得時間太久導致有些泛黃的白色短衫穿在他身上愣是穿出了夏季新款的效果。

和上次記憶中時相比,此時的張褚眉宇間多了幾分沉穩,少了幾分年輕人的朝氣和羞澀,看得出來這些年的經歷令他改變了不少,也黑了不少,臉雖沒怎么變但氣質變了。

“大隊長,道理我都懂,前兩年我也不是沒去其它村換工,但今年真的不一樣,前些年換工也沒去過這么遠的地方不是嗎?”張褚道,“桂香要在家里帶孩子,赤遠正是學走路的年紀需要有人在邊上看著,我和桂香本來就沒經驗。”

“我們都是知青,這家里一沒老人二沒兄弟姊妹,您剛剛也說了,這次去得遠得在龍口生產大隊住下,這一住少說得一個星期吧。這一個多星期讓桂香一個人在家里,又要上工又要帶孩子,根本忙不過來。”

“小張啊,你說的這些我都能理解,但人家龍口生產大隊的大隊長都專門來咱們生產隊找我了,態度也很誠懇。你都來這兒兩年多了咱們這邊的情況你也清楚,缺木匠啊!”大隊長嘆了口氣,“在你來之前,咱們這周邊七八個生產大隊就一個木匠,原先咱們生產隊也是要去其它村借木匠換工的。”

“龍口生產大隊離咱們這兒遠,往常就算借木匠換工也不會到咱們這兒來。但這次不一樣,他們那邊的廖木匠掉溝里把手摔斷了,村里的農具都等著修呢。原先換工都是一換一,現在他們愿意一換二,咱們生產隊缺勞動力,你看這……”

張褚猶豫了一下:“其實去龍口生產隊也不是不可以,就是這工分……”

“和原先一樣,記滿,去幾天記幾天!”大隊長當即拍著胸脯保證。

“如果農具實在太多的話我可能需要桂香和我一起去幫著打下手。”

“沒問題,一起去,工分都記滿,你們是兩口子住一個屋那邊也好安排。”

“那赤遠……”

“送到我家來讓你嬸子幫忙帶幾天,你嬸子帶孩子的水平你還不清楚,肯定好好的,沒準等你們回來赤遠都會跑了。”大隊長道。

“那也行,就是麻煩大隊長和嬸子了。什么時候去?我也好回家收拾收拾東西。”張褚算是同意了。

大隊長頓時眉開眼笑:“等會兒就走,你趙叔呆會兒要開拖拉機去鎮上拖化肥,你和桂香蹭一段路也能少走十幾里,那邊換工的人今天中午就到咱們村了,等會兒就要下地了。”

張褚:?

一臉懵逼的張褚被大隊長熱情地送了出去,不光給他塞了根煮熟的玉米還叮囑他趕快回家收拾東西把兒子送過來,盡早出發,拖拉機不等人。

張褚一邊啃玉米一邊琢磨剛剛的事,玉米啃得只剩半根人也走到了家門口才琢磨出來自己剛剛應該是被套路了,但好像也沒吃虧還賺了。

張褚搖搖頭,走進了院子。

曹桂香正蹲著端著碗給坐在椅子上不安分總想往外爬的兒子喂粥。

碗里是熬得很細致的紅薯粥,紅薯摻著少許米,香香甜甜的,一看就知道是小孩子喜歡的款。

“你怎么現在才回來,飯在鍋里應該還熱著自己去吃,欸,你玉米哪兒來的?”曹桂香注意到了張褚手中啃了一半的玉米。

“大隊長剛剛給的。”張褚道。

曹桂香也沒在意:“哦,你上午去大隊長家修東西了?椅子腿又斷了?你下次修結實點,別隔兩個月就斷一次,就算他家那幾個小子好動皮實還愛亂跑容易撞上桌子椅子,這斷的次數太頻繁了大隊長也該懷疑了。”

“沒,我上午修鋤頭呢。”張褚接著啃玉米,“你上次和我說了之后我就修結實了,就算他們家那幾個小子天天撞今年也斷不了。大隊長剛剛和我說換工的事呢。”

曹桂香往張大嘴的兒子嘴巴里塞了一口紅薯粥,抬頭看了一眼張褚:“什么時候去?隔壁的幾個村子前幾個月不是都換過了嗎?”

“去龍口生產大隊,這不是遠回不來嘛,得住在哪兒。大隊長說了,咱們一起去,等會兒就走,還能蹭趙叔的拖拉機少走點路,赤遠這幾天送去他家。”

張褚話語剛落,曹桂香就停止喂飯動作站了起來,張赤遠嘴巴還長得大大的一臉茫然地看著親媽,顯然很是疑惑這飯沒怎么不喂了。

“不早說,你先把赤遠抱到大隊長家去,我去收拾東西。這小子這幾天稍微能走兩步鬧騰得不得了,一不留神就爬地上去了我這衣服都洗不過來,喂飯的時候也不老實總想著往外跑,正好讓嬸子幫著帶兩天。”曹桂香把碗往地上一放就要進屋收拾東西,見張褚還愣在原地催促道,“還愣著干什么,趕快把赤遠抱過去啊。”

張褚:……

“這飯……”

“都吃了半碗了餓不著,你抱過去后和嬸子說一聲讓她再給赤遠喂一小塊紅薯就行。”曹桂香說著就進屋了。

“衣服……”

“等我整理好了一起送過去。”

張褚覺得曹桂香說得也有道理,看了看地上的碗,想到自兒子出生后自己每天吃的就是紅薯飯配白菜,這種需要花時間熬出來還費柴的紅薯粥只有夢里才能吃到,秉承著不浪費的原則,張褚把地上的碗拿起來把碗里剩下的一點紅薯粥全喝了。

喝完還不忘砸吧一下嘴以表示對有兒子之前的美好生活的懷念。

等著親爸接著喂飯的張赤遠:……

“哇!!!!”

小孩的哭聲頓時響徹整個院子。

“張褚,你又干什么了?!”曹桂香的吼聲從屋子里傳來。

張褚連忙抱起兒子,笨拙地拍打了幾下,得到的只有兒子越發凄厲的哭聲。

“我現在就抱過去,現在就過去!”張褚抱著兒子就跑,腳底生風,這模樣像極了每個做了虧心事的親爹。

目睹了這一切的江楓:……

他好像知道小時候王秀蓮同志和江建康同志把他送到鄉下學廚時是以一種怎樣的心情送走的了。

大概也是這種敲鑼打鼓過新年式的送走吧。

重庆时时开奖app下载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直遗漏数据 三分赛车技巧图解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 广东36选7好彩 预测 金牛配资网页版 江西快三跨度和值走图 好运彩是正规平台吗 贵州11选5动先走势图 体彩浙江6十1开奖查询19145 广西快三官网怎么样关注 正邦科技股票分析 排列7 黑龙江36选7开奖信息 炒股最惨者真实的故事:亏掉100万后 浙江11选五爱彩乐 广西11选五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