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九章 密密麻麻的蟲子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任盈盈將手電筒照射了過去,隨后在光線的情況下他并沒有看到什么人。

他皺著眉頭以為葉凡說錯了,但是就在這個時候,腳步聲從前面響了起來,這讓眾人有點詫異。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這個地方怎么會有腳步聲,難道還沒有人難道還有人沒有死嗎?

可是按理說不是已經都全軍覆沒死亡了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現在走來的人,到底是誰呢?"

鄭爽此刻一臉的緊張,說不害怕那是假的,在這種地方竟然能聽到腳步聲,那么一定不是什么平常的生物。

難道說有什么古怪的事情發生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人忽然出現在了光線的范圍之內。

當鄭爽看到這一幕后,忍不住大聲叫喊了起來。

"南哥,竟然是你,你還活著簡直太好了。"

此刻站在不遠處的正是博物館的南哥,剛才鄭爽還以為到底是什么怪物呢,沒想到是他們自己人。

南哥對自己之前很是照顧的,見到他活著,鄭爽十分的高興,隨后他準備沖過去,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葉凡直接攔住了他。

"別過去,他有點不對勁。"

葉凡此刻臉色有點難看,隨后看出了眼前這名男子有點不對勁。

"什么意思啊?"

當鄭爽聽到葉凡的話后,隨后將目光放在了南哥的身上,只見南哥渾身血淋淋的樣子,整個人身上的皮已經似乎被剝掉了。

而他胸口有一個大大的洞口,不斷的在流血。

不過這個時候,南哥竟然一步一步向著他們走了過來,就讓鄭爽有點害怕了。

此刻南哥的眼神變得兇狠了起來,就和剛才他們見到的那些帶血的尸體是一模一樣的,看起來讓人十分的害怕,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任盈盈看到這一幕后,也著急了,隨后拿起武器對著那邊的南哥說道。

"給我站住,不要過來,不然的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任盈盈現在臉上也有點難看,說實話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況,這個家伙看起來已經死了,但是他為什么還能夠行動自如?到底發生了什么?

但是他能夠知道,千萬不能讓這個家伙靠近他們,不然的話,接下來的事情恐怕是他們無法去控制的。

但是讓他有點憤怒的是,那個叫南哥的家伙似乎并沒有想要停下來。

他一步一步向著他們走了過來,根本沒有任何的意識。

"別過來!"

"砰砰砰!"

任盈盈能夠知道,那個家伙之所以敢繼續過來,是因為料準自己不敢對他開槍。

不過這一次,自己直接對準了這個家伙開始開槍。

"轟!"

隨后南哥直接倒在了地上,見到這一幕后,任盈盈松了一口氣,隨后說道。

"不要怪我,你其實已經死了,我也算是幫你解脫了。"

"什么?"

就在任盈盈準備過去的時候,讓他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原本倒在地上的南哥,直接站起來繼續臉色兇狠地向他們走了過來,像沒事人一樣。

任盈盈此可傻眼了,他真的不知道怎么一回事。

此刻發生的事情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圍,那邊的鄭爽看到這一幕后,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為什么已經死亡的人能夠行動自如呢?看他的樣子似乎根本和正常人有什么區別,這已經讓所有人都傻眼了。

就在兩個人發愣的時候,葉凡忽然動了,隨后他沖到了那個家伙的面前。

等到葉凡到達那個家伙的面前,隨后一拳打了過去,葉凡打中后那個家伙直接重重的砸在了墻壁上。

隨后墻壁直接陷了進去,那個家伙就這樣被掐在了墻壁當中。

這時候葉凡的舉動讓任盈盈傻眼了,如果這一拳要是打在普通人身上的話,到時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他現在很好奇葉凡的真實身份到底是什么?

就在這個時候任盈盈臉色變了,隨后他直接說道。

"怎么可能,他似乎沒什么事。"

原本以為這個帶血的尸體必死無疑了,只是現在看來他并沒有什么事情,此刻的南哥就這樣用盡全力從那石壁中走了出來。

"倒是有點意思。"

葉凡看到這一幕后,笑了笑,似乎也感覺到事情已經越來越超出自己認知范圍了。

不過越是這樣讓他覺得越是有意思,自己剛才可是沒有手下留情啊,如果要是正常人的話,估計現在已經徹底的死亡了。

但是這個家伙竟然還能行動自如,簡直已經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隨后葉凡直接一拳砸在了對方的胳膊上,但是這個時候,那個家伙就這樣搖搖擺擺的向著葉凡走了過來。

葉凡再次一拳砸在了對方的雙腿上,但是對方就這樣蠕動的向著他們走了過來。

此刻的眾人都傻眼了,這個家伙像是不死的怪物一般,任盈盈和鄭爽此刻將目光放在了葉凡的身上,對于他們而言,現在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葉凡皺著眉頭,隨后不過在他發現了什么,對著那邊的任盈盈說道。

"把刀給我。"

"好。"

雖然不知道葉凡又做什么,但是任盈盈還是把刀給了他葉凡,拿起刀的一瞬間,直接把刀扔了出去。

最后那把刀直接扎進了南哥的身體里面,這個時候,讓所有人有點震驚的是,在南哥的身體里忽然出現一個詭異的蠱蟲。

那蠱蟲嘶吼的尖叫了一聲,然后扭動了一下,直接停止了扭動。

這個時候南哥就這樣倒在了地上不動了,此刻當所有人看到這一幕后似乎明白了什么,看來南哥之所以活著,是因為這個蠱蟲控制著他。

鄭爽和任盈盈相互看了看,隨后對著葉凡說道。

"葉哥,這到底是個什么生物?"

南哥之所以剛才這樣和這個蠱蟲脫不了關系,可是他們根本沒有見到過這個蠱蟲啊,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么?

葉凡給他們的感覺十分的神秘,或許他能夠知道這一切真正的真相,要不然的話,他也不可能一刀就把這蠱蟲給砸中了。

葉凡這兩個人的目光放在自己的身上,最后他說道。

"其實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能夠知道這應該是一種十分特別的蠱蟲,這種蠱蟲能夠控制人的中樞神經,所以他才會動的。"

剛才葉凡看到在,南哥的胸口有一個蠱蟲蠕動,所以他才出手的葉凡,想了想還是對他們說道。

其實他在什么不知道,不過他還是剛才試著想要將蠱蟲給殺死,所以才會有剛才的舉動的。

"先將這個東西好好的保存起來,等會兒回去研究一下,應該是什么特殊的蠱蟲,但是一時間,我也沒法去了解這到底是什么生物。"

葉凡將那個蠱蟲收起來后說道。

他能夠知道這個蠱蟲應該十分的不一般,雖然已經死了,但是應該有十分重要的研究價值。

那邊的兩個人并沒有什么意見,隨后三個人就向著前面走了過去,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在他們身后的石壁直接轟然倒地。

"葉哥,現在怎么辦?"

兩個女人嚇得大叫了一聲,隨后回頭,只見在那破碎的石壁中,走出一只十分大的蜘蛛。

這蜘蛛幾乎有好幾米,而且他看起來眼睛是血紅色的,如果要是被這三四米長的蜘蛛直接咬一口的話,估計是個人都會死的。

葉凡直接將兩個人拉到了身后,然后對著他們說道。

"你們繼續走,不用管我這個家伙,我來處理。"

說完之后,葉凡向著那大蜘蛛走了過去,兩人見到這一幕后,想要阻止,畢竟這個大蜘蛛看起來十分的恐怖,葉凡一個人應該不是他的對手。

"砰!"

只不過他們很快發現,他們的擔心是多余的,就看到葉凡走到大蜘蛛面前,隨后一拳打了過去。

那個大蜘蛛重建重重的飛了出去,他們根本不是同一水平的存在。

隨后兩個人也不擔心葉凡,向著里面走了出去,他們能夠知道,繼續留在這里會給葉凡拖后腿的。

不過大約過了半分鐘的時間,兩個人再次跑了回來,葉凡將大蜘蛛解決后,對著他們問道。

"不是讓你們在前面等我們,怎么又回來了?"

雖然已經把大蜘蛛給解決了,但是不知道前面會不會出現什么特別的生物,所以葉凡讓兩個人趕緊向前走。

不過當兩個女子聽到他的話后,葉凡總算是明白兩個女子為什么不往前走了?

"葉哥,不是我們不往前走啊,你看看前面到底是什么?"

說完之后,兩個人將手電筒照射在了前面,借著燈光葉凡總算是知道怎么一回事了。

此刻,在他們前面一大群蠱蟲向著他們沖了過來,密密麻麻的樣子似乎要把他們吞噬。

這讓所有人都開始頭皮發麻。

"這次看來我們真的要死定了。"

鄭爽看到這一幕后,哭了出來,如果是要是一個蠱蟲的話,或許還有辦法,但是這么多密密麻麻的蠱蟲,估計到時候他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葉凡應該沒什么辦法了,如果要是被這些蠱蟲給附入體內的話,他們估計生不如死。

剛才的南哥就是最好的例子,任盈盈沒有說什么,不過他臉色也十分的難看。

他能夠知道接下來他們要完蛋了,現在根本沒有任何的辦法,葉凡看到他們的樣子后,隨后說道。

"不要著急,還是有機會的。"

重庆时时开奖app下载 极速赛车图解预测 上海快三app 正规炒股平台 陕西快乐10分前三走势图 上海股票配资亅找 山东11选5助手 天津11选5平台 凤凰时时彩平台官网 2003年上证指数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分析 河北20选5预测推荐 贵州快三开奖 浙江6 1开奖结果 全天免费计划三分赛车 股票分析软件哪个好 中国配资服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