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0章 我沒組織好語言啊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此時楊晨落腳的客棧里,一場惡戰正在進行。

留下的人都是楊晨手下的高手,經過上次一戰,他們已經多了十二分的警惕,所以今天一有人出現,就在第一時間被他們發現了。

“老大,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要不要撤?”

為首的正一腳將對面敵人踹飛,腦海里回想起楊晨臨走前的囑咐,道:“公爺說了,要演的跟真的一樣,再打個一刻鐘!”

“……”

其實說是演戲,但到后來也不全是。

畢竟對方的戰斗力真的很強悍,他們就算想要放水,也沒那個本事,所以打起來十分賣力,倒無所謂是不是演戲了。

等到時間差不多了,一隊人馬才在瞬間潰敗而逃。

吳王府的黑衣人有些愣,總覺得對方逃的有些太利索了,但是仔細一想,剛才打起來的時候對方的確處于下風,實在扛不住了棄人而走,也是正常的。

“快,把人都找出來!”

客棧里其他的人早就被迷暈了,此時一幫人魚涌而入,根本就沒一個人發現。

等到他們將整個客棧都搜查完之后,發現連一個人影都沒找到。

“老大,沒找到!”

“老大,這邊也沒有。”

“后院也沒有!”

“難不成已經被他們殺人滅口了?”

剛說完這話,那人就被老大狠狠的踹了一腳。

“蠢貨,他們手里拿著活口才能保命,把人殺了不是自找死路嗎!”

“是是是,老大說的是……可是現在人都不見了啊。”

“殿下還在府中拖著,我們還有時間,今天晚上一定要把人找到!否則……我們就自己提著頭回去吧!”

眾人脖子一涼,呼吸開始急促起來。

雖然是殺手,但是他們也不是傻逼老想著死。

能不死,當然要活著!

“走!分開找人!”

……

李恪喝的肚子快要漲開了,但是還沒有消息傳來。

楊晨瞇著眼睛,正跟趙敏敏說話,時不時的把酒盞里的酒往衣擺上輕輕一倒,一股酒香就飄了出來。

趙敏敏很是無語,但裝作什么都沒看見的樣子。

一旁站著的蘇暖暖就像個透明人,明明今天晚上她是做足了準備,還一看到趙敏敏在一旁,她就覺得自己做什么都很不自然,除了一開始敬酒倒酒之外,她就再也沒動過。

李恪好像有些生氣,但今晚主要目的還是圍魏救趙,只要客棧里那些人救出來,他就不用怕楊晨之后威脅他了。

但是現在……那幫飯桶竟然還沒回來!

“時辰不早了,不如今日就到此為止?”楊晨偏過頭看李恪,正巧邊上的蘇暖暖過來。

“楊公爺,今日夜色如此好,怎么就要停了呢?不如和暖暖一起再喝幾杯?”

一股香氣迎面撲來,楊晨一個激靈更加清醒了,不動神色的避開她伸過來的手后,站起身道:“不必了,看殿下都要醉了,還是早點歇息的好。”

見狀,蘇暖暖只能放下酒盞起身,李恪按了按太陽穴想要清醒一點,但兩條腿還是有點打晃。

“沒想到皇叔酒量這么好,今日的確有些晚了,侄兒明日再請皇叔喝酒聽曲吧,暖暖,讓人帶皇叔去休息,再給趙姑娘也安排一個廂房。”

蘇暖暖應了聲是,揮手叫一個丫鬟過來帶路,等到楊晨他們走了,才匆匆上前一手按在李恪某個穴位上。

李恪身上的酒意瞬間散去一大半,頭腦也清醒不少。

“人還沒回來?”

蘇暖暖默然不語,看了眼王宗。

王宗感覺自己最近點背的不行,好不容易訓練出來的一幫高手,隨便找一個都的吊打克州所有人的,結果就這樣還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差錯。

今天晚上要是真的回不來了,估計他王宗的腦袋也要搬家了。

王宗吞了口唾沫,喉嚨干的刺痛。

“殿下,可能正在回來的路上,再等等吧。”

“再等等?”李恪抬頭看了眼天色。

等個屁,再等下去都要天亮了!

“王宗,我警告你,今天要是再出問題,老子擰你腦袋下來喂狗!”

王宗冷汗涔涔的疾步退下,想也不想就直奔大門口。

正好,在門口撞上了無功而返的手下。

“人呢!”

“王……王總管,人沒找到。”

“什么?!”王宗氣的一腳飛踹出去,“廢物!人怎么可能會找不到!”

他們把客棧訂的死死的,出來和進去的人都心里有數,楊晨他們根本就不可能把人送出去藏起來,就算是死了,也一定會找到尸首!

一幫人跪在地上:“王總管,真的沒有人!我們就差掘地三尺了,每個地方都找了個,但是就是沒找到人!而且我們把邊上百米內的地方也都找了,依舊沒找到人,甚至連尸首都沒有看到!”

“這……這怎么可能!趕緊再去找,再去找!”

眼看黑影消失在眼前,王宗也不敢再回王府,叫上人也一道追了過去。

此時,已經在廂房的楊晨很是蛋疼。

照理說眼前一個嬌滴滴的美嬌娘對自己拋媚眼,應該是件很愜意的事情,但是他怎么有點不耐煩呢?

蘇暖暖過來說是替李恪慰問一下楊晨,怕他有什么不適應不舒服的地方,但是問都問完了,卻沒有要走的打算。

劉謙作為楊晨最貼心的心腹,正瞪著大大的眼睛站在一旁,努力做一顆最閃耀的小太陽!

楊晨喝了口茶,斟酌到底該用什么語氣才好委婉的告訴對方自己要睡覺了。

“蘇姑娘,你不覺得你該走了嗎?我好困啊!”

一直保持笑意的蘇暖暖瞬間面色僵硬,好半晌才緩過神來,似乎有些震驚楊晨竟然會對她這么不客氣。

“楊公爺,可是暖暖沒有魅力?”

楊晨眉毛一挑:“蘇姑娘這是什么話,你長得美,又多才多藝,世上多少男子都拜倒在你石榴裙下,你怎么會沒有魅力?”

聞言,蘇暖暖微垂眼眸,輕輕一笑,似乎有些不甘心。

“既然不是暖暖魅力不夠,那為什么楊公爺從始至終都沒有正眼看過暖暖?暖暖知道自己比不上趙姑娘,我只是一個出身秦樓楚館的女人,但是……”

“不不不。”楊晨頭搖得跟撥浪鼓似得,“蘇姑娘千萬不要妄自菲薄,以蘇姑娘的才情,足以掩蓋出身不足的污點。”

“那公爺為何直言不諱的趕暖暖走?”

楊晨換了個舒服的姿勢,后背靠在椅子上,嘴上噙著笑意,漫不經心的道:“蘇姑娘誤會了,首先,我并沒有因為你比不上我的朋友而看不起你。”

蘇暖暖嘴角笑意一僵,但還是努力保持著平常心。

楊晨跟沒看見似得,繼續道:“其次,我之所以直言不諱趕姑娘走,那是因為……我剛才沒組織好語言。”

“……”

蘇暖暖一雙美眸直勾勾的盯著楊晨,但楊晨給她的感覺,就好像自己面對的是一團棉花。

不管她怎么使勁對方都能輕輕松松的化解她一切攻擊,并且讓她感到十分惱火,卻又偏偏發泄不出來。

“楊公爺果真與其他男子不同,暖暖今日一見也算不枉此生了。”蘇暖暖站起身來,臉上還帶著笑意,但是已經沒什么溫度了。

跟楊晨告了別,蘇暖暖徑直去找李恪。

李恪還在書房里等她,但是時辰有點晚,已經撐著腦袋在打瞌睡了。

蘇暖暖進去的腳步聲很輕盈,但他還是醒了。

“回來了,如何?”

蘇暖暖緊繃著一張俏臉,仿佛覆上了一層寒霜,說話的聲音也冷冰冰的沒有絲毫溫度。

“油鹽不進,美人計對他根本沒有用。”

李恪愣了一下。

“你親自出馬都不行?”

這句話讓蘇暖暖的挫敗感更深了。

重庆时时开奖app下载 江西快三开奖直播现场 湖北快3走势图一定 天津体彩十一选五走走势图 涨停的股票能买么 河北十一选五官方网 比较出名的棋牌app 山西11选5遗漏数据 福彩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最准的全天北京快3计划 福彩3d直选综合走势图带连线 0000001上证指数 今晚广东36选7开什么码 华夏配资网vip杨方配资靠谱 广西快3一定牛 内部半波中特免费公开 浙江20选5最新开奖结果2019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