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3章 葉小寶番外:占他便宜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陸璟寒高燒的模樣著實有些可怕,他的臉,慘白中泛著青紫,他的印堂,更是隱隱的有些發烏,他的唇,慘白得如同覆了一層寒霜。

他的額頭,一直不停地有細密的冷汗滲出。

他額頭燙得嚇人,但是他的身體,又冷得如同一根冰棍。

秦綿綿白她治好了一只小兔子的傷的事情,著實有些吹牛了。

她小時候的確是救過一只小兔子,只是,那小兔子被她越醫越慘,她急得直哭,還是看著她長大的老嬤嬤實在是看不過去了,幫那只小兔子請了御醫。

御醫妙手回春,這才救回了小兔子的一條命。

就秦綿綿這三腳貓的醫術,她哪里見過這種情況!

看到陸璟寒打著冷戰,倒在花叢中昏迷不醒,她急得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她輕輕拍了下他的臉,“陸璟寒,你醒醒!你別嚇我!你該不會真的要病死了吧?”

“嗚嗚,你要是病死了,我多吃虧啊,我好不容易快要把你給救活了,你要是死翹翹了,那我豈不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秦綿綿抹了一把眼淚,她又用力拍了他好幾下,他依舊雙眸緊閉,一動不動。

“冷……”

秦綿綿正在糾結要不要再摘幾朵鳳尾花塞到陸璟寒嘴里,她就聽到了一道輕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聲音。

“冷?”

秦綿綿一愣,現在雖是六月,但這山上的夜里,小風吹著,的確有些涼颼颼的。

她怕他會被風吹得難受,連忙將自己的外衣脫下來,蓋到了他身上。

“陸璟寒,你有沒有覺得好一些?”

“冷……”

陸璟寒雙眸閉得越來越緊,身上的冷戰也打得越來越厲害,甚至,有些像是在抽搐了。

秦綿綿摸了他身上一把,他的身上,的確也是越來越冷了。

可是這里沒有干柴和火折子,她也不會生火,她真的不知道怎么才能讓他暖和一些。

“陸璟寒,你撐著點兒啊!你總得給我點兒時間,讓我想想辦法吧!”

秦綿綿拖著下巴,小臉上滿滿的盡是糾結,“到底該怎么做才能不讓你凍死呢?要不,我抱抱你,給你暖和一下?”

“不行不行!”秦綿綿立馬又否認了自己的想法,“萬一你還是個黃花小青年,我要是抱了你,豈不就是占了你大便宜?”

“其實,我也好像已經抱過你了。而且,你是我的人,我抱你一下,應該也不算過分吧?”

秦綿綿糾結了許久,最終,她還是選擇趴在了陸璟寒身上,用力抱住他。

不過,這樣抱著他,似乎效果并不是很大,他依舊不停地打著寒顫,身上也涼得仿佛覆上了一層寒冰。

秦綿綿聽說過,鳳尾花的確是治傷的良藥,但它也會或多或少產生些副作用,那副作用若是抗不過去,人依舊活不了。

她生怕陸璟寒撐不過今晚,真的就一命嗚呼了,她一咬牙,將陸璟寒的衣服敞開后,也頗為英勇地將自己的衣服給敞開,然后,緊緊地抱住了他。

“陸璟寒,你可別覺得我是在故意占你便宜啊!”

壓下心中的羞赧,秦綿綿紅著臉開口,“我絕對不是在占你便宜!我這么做,只是為了救你。”

“你要是真覺得我這么做太過分,占了你的便宜,毀了你的清白,大不了我對你負責!”

“我不會吃了就不認賬的!陸璟寒,我真的會對你負責的!”

說完這話,秦綿綿將他抱得更緊了一些,她將臉埋在他肩上,看著像是在溫暖他,其實,更是在掩飾她心中的羞澀。

秦綿綿方才的話,說得仿佛瀟灑而又滿不在意,其實,她就算是心再大,她心里也是清楚的,她這么對陸璟寒,吃虧的,怎么都不是他一個大男人,而是她這位切切實實的黃花大閨女。

如果是別的男人,不管長得再好看,秦綿綿想,他若是病成陸璟寒這樣,她都不可能不顧男女大防,用自己的身體溫暖他。

但對陸璟寒……

她實在是做不到眼睜睜地看著他去死。

她對他好,的確有些被他色相所迷的原因,但更多的,她想,還是因為他的那雙眼睛。

他的眸中,有星辰,但又有一種,看破世事的蒼涼。

那樣的蒼涼,讓她很心疼。

她想,撫平少年眸中所有的蒼涼,此后,冰雪消融,唯有星辰璀璨,永恒不滅。

秦綿綿為陸璟寒暖身的方法,還真挺管用的,很快,他的身體,就不再冰冷得如同冰塊一般了。

秦綿綿摸了下陸璟寒的額頭,感覺到他燒得也似乎沒那般厲害了,一陣倦意襲來,她也沉沉睡去。

清晨的第一道光打在秦綿綿的側臉上,她擰了擰秀氣的眉頭,才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她依舊衣衫大敞,緊緊地抱著陸璟寒。

“陸璟寒,你怎么樣?你快點兒醒醒啊!”

秦綿綿感覺到他燒已經退了,她不由得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她剛想整理好衣衫,從他身上下來,她一抬臉,就注意到了陸璟寒的唇。

他唇形完美,有些薄,但卻并不會讓人覺得薄情,只是覺得,這弧度,著實好看得有些過分。

好看到,誘人犯罪。

秦綿綿使勁吞了口口水,她是平涼最漂亮的姑娘,不乏青年才俊追求,但那些人,還真沒有人讓她生出半分綺念,可在遇到陸璟寒之后,她就切切實實地變成了一個色胚子。

總想占他便宜。

算了,想親就親吧。

反正總是要對他負責的,不親白不親。

秦綿綿俯下臉,唇,就一點點往陸璟寒的唇上貼去。

她其實,真的只是想要蜻蜓點水地親他一下的,但在觸碰到之后,才發現,不知道怎么回事,兩個人,竟然分不開了。

秦綿綿在心中深深地唾棄了一下自己。

她怎么能占人便宜占到這種地步!

人家還昏迷不醒呢,她就想把人家的嘴給吃了!

太過分!太過分!

秦綿綿覺得自己再這么下去,她跟色中惡鬼就沒有什么區別了,她連忙就想離開他的唇。

離不開。

而且她意識到,好像,主動的人,不是她了。

重庆时时开奖app下载 天津11选5平台 可以画线的股票app 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360代购技巧 山西11选5怎么中奖 福彩3D最近2000期走势图 广西11选五开奖直播 上海时时乐值走势图 上海11选5前三直 七星彩走势图表 吉林快3专家预测大小 中国福彩app官方下载 陕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第9期 江西11选5玩法说明 快乐双彩2020009期开奖结果 秒速快三怎么找规律 东京快乐8和东京1.5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