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四章:我要離婚了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宋剛的施工隊里,也有不少張開海寬的人。

他到時候自己拉個施工隊,想接一些活,憑著這兩年累計的關系跟人脈,還是很輕松的。

行吧,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走到岔路口,就自然散了。

宋剛也想開了。

再說張海寬,回到家后虎著臉一直沒說話。

他新買的房子,距離宋金枝買的房子也不太遠。

他是今年年頭買的,當時房價已經漲到四千三了。

當時也是為了跟宋金枝賭氣,手上的錢,正好夠買一套,所以也就買了。

拿到證后,沒忍住跟父母說了。

五月份的時候,他媽就打電話給他,說侄子張雄打算考京城的大學。他們也想來京城看看,見見世面。

老都老了,都不知道首都長什么樣,話里話外的,都想來京城。

張海寬也是想讓他們來的。

媳婦兒娘家人都來了。日子也是越過越紅火,而自己的父母兄嫂,都還在農村里。

他也想張家能多處幾個能忍。

他就一個兒子張鵬。侄子張雄要是出息了,兄弟倆以后不也是能相互照應的么。

于是他就答應了。

他也知道,宋金枝肯定不愿意,也就沒跟她說。

等人到了,就直接給他們安排到自己買的那棟房子里了,已經住了小半年了,大哥夫妻倆也一直沒找到工作,都是他養著在。

他就額覺得一家人,沒必要計較這么多。

今天聽到宋金枝說的那些話,張海寬內心這會兒翻騰的厲害。

門嘎達一聲響,他媽跟大嫂走了進來。

看到他,倆人表情有些訕訕的。

張海寬抹了把臉,“媽,金枝說的那些,都是真的嗎?”

張海寬以前也是典型的大男子主義,覺得他在外面忙,媳婦照顧家那是天經地義的。

但聽到今天宋金枝說的那些話,張海寬要說一點都不動容,那他就是畜生了。

他看著他媽,“我給您的錢也不少,以前打工回來,拿到錢哪一次不是先給您?小鵬吃個水果糖都不行?您不給就不給,怎么能把掉地上的撿起來給他吃呢?”

張家老太太臉色有些訕訕的,但還是狡辯道:“你別聽她瞎說,小鵬也是我孫子,我怎么可能那么對她,她就是要挑撥我們母子的感情,兒子啊,你可別信她啊。那女人壞的很。”

“對,她這會兒發達了,提出來離婚,擺明了就是不想跟你分她的家產。”夏荷在旁邊扇風點火,“別看著老實巴交的,心里壞的滴水。”

“夠了。”張海寬大喝一聲,一腳將放在沙發前的茶幾給踹出半米多遠。把他媽跟夏荷嚇得縮了縮。

他看著夏荷,夏荷往婆婆身后縮了縮。

“你們來京城,我也給你們找了一些工作,你們嫌東嫌西的,我也沒說什么。現在你也看到了,我自己的生活都一團亂,我養爸媽,那是天經地義,至于你跟大哥,暫時住在這里可以,工作你們自己解決吧,真找不到,那就回老家,正好也要過年了。”

夏荷臉上的表情是十分精彩,變了幾變,最后嗯了一聲。

張海寬看了他媽一眼,最后什么都沒說,抓著鑰匙出了門。

他一走,夏荷拉著婆婆的手,“媽,你看看,二叔這就是被姓宋的挑撥的。之前他可不是這么對我們的。”

張老太太陰沉著臉,哼了一聲,“當初海寬要娶她我就不愿意……”

“說當初有什么用,媽,我在老家上班可舒服了啊,來京城,總不能讓我再去干那些臟活累活兒吧。還有這房子……”

京城的房子現在四五千一個平方,她哪里買的起?這么些年下來,手里的積蓄也有兩萬多點,可這也不夠啊。

“放心,只要媽住在這里一天,不會讓你跟老大沒地方住的。”張婆子保證道。

聞言夏荷放心了。

只要公公婆婆向著他們,二叔就趕不走他們。

張海寬出了門,走在冰冷的大街上。

來京城也好幾年了,可他還是不太適應京城的冷。往人骨頭縫里鉆。

走著走著,不自覺的就走到一條老胡同口。

他猶豫了下,敲門。

里面傳來一個女人問是誰的聲音。

“是我。”

里面很快傳來腳步聲,門被打開了。

對方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很瘦,躺著微卷的頭發,花棉襖披在肩頭,側身看著他,女人味很足。

看到張海寬,女人驚訝了下,又朝外面看了看,這才將人拉了進來。

“你怎么來了,不是說不要聯系了嗎?”

女人問著的同時,臉上委屈的不行。眼睛斜睨著張海寬,那欲說還羞的樣子,讓張海寬心里火熱的不行。

當下二話不說,上前將女人打橫抱起來,往屋子里走去。

“別去那屋,琳琳在寫作業。”說這話的同時,女人指了指一旁的房間。

張海寬抱著女人,用腳頂開了門,也不開燈,直接將女人甩到床上,壓了上去。

男女的呼吸聲交織在一起。

張海寬壓下身子,被女人雙手攔住。

她道:“你不是說不聯系嗎,怎么又來找我了。”

院子里有燈光,張海寬借著外面的光亮看著女人的眉眼。

他想起了宋金枝。

她跟年輕時候的宋金枝有幾分相似。

但宋金枝的脾氣比這個女人暴烈多了,她要是能這么溫柔的跟他說話該多好啊。

眼前的女人,眼神會勾人,她的眼睛就跟刷子似的,每眨一下,就像是在他的心里撓了一下,讓他欲罷不能。

張海寬沒回答,只想低頭發泄。

女人十分堅持,攔著不讓。

倆人推搡之間,女人忽然嚶嚶嚶的哭了起來。

聽到哭聲,張海寬一愣,停止了動作,他放開她,盤腿坐下。

女人小聲的哭著,那哭聲抑揚頓挫的,只把張海寬哭的束手無策。

哭聲讓他煩躁,他撓了撓頭發,語氣說不出是難受還是解脫,他說:“我要離婚了。”

女人的哭聲一頓,一骨碌爬起來,看著他。

“她跟我提出來離婚了。”說完這句,張海寬看著她:“你滿意了嗎?”

女人有些尷尬,伸手打了他一下,“又不是我讓你離婚的。”

張海寬點頭,“是,不是你,可是你先勾搭的我。”

重庆时时开奖app下载 股票融资=鑫配资 德国赛车是不是真的 手机股票趋势分析软件 广东福彩好彩1走势图 厦门炒股配资 广东11选五5彩吧助手 江西时时彩开奖结果 福建体彩31选7开奖走势图 贵州11选5五码分布图 福彩浙江12走势图 11选5稳中两个算法 002422股票行情分析 118图库 辽宁全运彩11选5玩法 福建快3遗漏一定牛 pk10人工计划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