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五章 他不是人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四個時辰,從日頭升起道夕陽落下,葉歡在汜水關下站了足足四個時辰。

不吃飯,不喝水,甚至連站姿都沒有改變。

故作姿態?

絕非如此,假如是你身臨其境,也會對忠勇的士卒升起深深的敬意。

那只是前將軍的表達方式,也是普通士卒最能看得懂的方式。

徐晃,管亥,楚南,李云,十二隊的親衛士卒。

將軍站了多久,他們就站了多久。

標槍一樣的挺立,八尺身軀猶如山巒。

當孫堅麾下的長沙營和曹操麾下陳留營聯手掃清城頭殘敵之后,士卒們在城頭上高呼勝利,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他們在向著葉歡站立的方向發喊!

此時大公子才動了,雙掌相搭,用了最為正式的禮節,向城頭士卒深深一躬。

這一刻歡呼聲有了一瞬間的停頓,隨即更為高漲起來。

“若論得士卒之心,吾不如也……”眼前一幕,令的曹操頗為感嘆。

“孟德兄說的是,今日不是悅之前來,怕拿下汜水還需時日。”孫堅頷首道。

袁術眼中亦有羨慕之色,但他知道,此事自己是做不來的。也唯有葉歡能在士卒之中有此威望,就說方才那一禮,他想都想不到。

汜水關內的聯軍大營之中,依舊不見前將軍身影,對此眾人已經習以為常了。

每逢大戰之后,葉歡總會在第一時間出現在傷兵營。

快到天明之時,大公子為最后一名士卒完成清創,這才出了營帳。

此時的他已是滿身血污,面色疲憊,需要徐晃和管亥扶著前行。

“叮……”玉佩悅耳的聲音傳來,無論何時都能令葉歡精神振奮。

【聯軍軍心度達到90以上,獎勵抽獎機會一次】

“抽,現在就抽,本公子最近運氣特別好。”葉歡一瞬間就有了決斷。

前兩次的抽獎,都是屬性點,只要不是空門,大公子就能接受。

“戰場幸運,戰場幸運,戰場幸運……”當空中的光圈轉動起來的時候,葉歡心中默念。

血戰特技、友晶和學晶他當然想要,但凡事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戰場幸運,和葉歡的緣分是最深的。

第一次運用,斬殺烏桓左騎督,定邊葉郎的傳說正式開始。

第二次運用,直接救了他的命,且葉歡還不知道“超級賽亞人”給王越留下了多大的心理陰影。由此而論,應該是救了他兩次命。

當光圈慢慢降速,最終停在了“戰場幸運”上之時,葉歡忽的一下甩開了徐晃和管亥。

二人對視一眼,看了看正在沉思的將軍,也沒有多說,十二隊司空見慣了。

“我去,不會吧,本公子運氣這么好?戰場幸運,等于多了一條命。”葉歡大喜。

但下一刻,看見那行小字……

【戰場幸運 絕平 可以在半個對時之內與任何人打成平手】

“絕平?玉佩哥你不是玩兒我吧?這有什么用?本公子是天罡第一斗將,用得著嗎?”

葉歡心頭的喜悅大打折扣,打成平手有用嗎?這玩意兒也太雞肋了吧?

“玉佩哥,出來商量一下,你能回收嗎?我拿這個絕平換點屬性點。”

“……”

“這樣啊……”葉歡皺了皺眉頭,不過很快就放開了。

“既然是技能,一定有用,用好了說不得還是神器級別的。”大公子信心十足。

聯軍強攻拿下汜水關,士氣正旺,休整幾日便要再度進取。

與此同時,虎牢關,徐榮正在向董卓匯報著戰況。

“相國,汜水之失,盟軍攻堅戰力不容小覷,我軍士卒與之相比卻要稍遜一籌。虎牢之堅,雖還在汜水之上,但久守絕非良法,還需設謀對之。”

“嗯。”董卓點點頭,撫須道:“叔耀守關五日,與聯軍巨大殺傷,有功無過。原本吾就有借雄關消耗聯軍士氣之意,洛陽城下,才是決戰之所。”

“相國明見,以榮度之,聯軍之中,若論戰力,當以二袁,曹操,孫堅所部為上。公孫白馬敗在華都督之手,又去一路強敵,只要……便大有可為。”

徐榮的話沒有說完,看著董卓的雙眼若有深意。

董卓一笑:“吾知叔耀心中擔憂何事,葉悅之的確厲害,他便不動亦可鼓舞軍心士氣。只不過此刻某已然有應對之法,虎牢關下,說不得從此再無定邊葉郎!”

徐榮聽了面現驚訝之色:“相國有妙計可以對付葉郎?當真如此,如斷聯軍雙臂。”

想了想他還是有點不放心:“相國,當日王越出手,那般形勢,依舊被他逃出生天。葉歡狡詐多變,便是那病,多半也是故意為之,不可深信。”

董卓擺擺手:“叔耀無需憂慮,文佑已有計對之,但此刻卻不能盡言之。”

“諾!”徐榮抱拳道。

“叔耀久戰勞苦,下去休息吧,此后還有大戰連場,需將軍出力。”

“相國放心,末將自當竭盡全力。”

等徐榮退下,李儒進了書房,董卓揮退左右,戒備森嚴。

“相國,此事是否還要三思,葉歡縱橫無敵,那人當真能置他于死地?”

“文佑,要在戰陣之上擊殺葉悅之,的確無人可以做到,但他不是人!”

“不是人?相國此言何解?”李儒亦是一臉驚訝。

“哈哈哈哈,文佑到時便知。”董卓搖搖頭:“但以文佑所算,即使有所差池,吾亦不懼聯軍,文佑所言極是,倘若不能一舉戰勝聯軍,分而解之,確是上策。”

“相國明見,此乃有備無患,以目下形勢,我軍亦大有機會……”

就在董卓和李儒與書房中商討之時,溫侯呂布卻在堂外的假山之處來回踱步。英俊的面上眉頭微皺,時不時看向書房方向,似乎在猶豫著什么。

“我做的到底是對是錯?葉歡就算再厲害,又豈會是那人對手?”

“倘若葉悅之當真喪在他手中,殺父之仇豈不是永遠無法親手報之?”

“我呂奉先是頂天立地的男兒丈夫,倘若用了此法,又怎能安心?”

來來回回數十趟,直到李儒出門,呂布才像下定了決心,邁步而去。


感謝“夜夢”兄月票四殺,感謝“奇妙的夏嵐”“中野若魔”二兄五殺,感謝飲茶君月票,感謝天龍八部兄雙殺。

今天可能就一更了,我寫漏了一個情節,要好好斟酌一下,明天肯定補上三更,10號開始到月底,基本上都是三更,兄弟們放心。

重庆时时开奖app下载 pk10走势图教程 排列三的网购平台 上证380指数 广西快3手机助手 5000元炒股一年赚多少 江苏7位数玩法 3d杀码专区天中图库 05上证指数 福建省体彩36选7走势图 江苏11选五走势图表 一波中特最准最全资料 腾讯分分彩刷量技巧 吉林快三遗漏号 东北期货配资网 特马绝密公式规律 二级市场私募基金管理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