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1.第4141章 生生世世,厲鬼糾纏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聽得此話,其余之人,更有同感了。

一夕之間,人人崇拜敬慕的花憐夢,竟被嘲諷,不屑。

花憐夢的傳聞過于神話,而她在唐門的初次亮相,種種舉止,卻是叫人大失所望。

尤其是之前還在為花憐夢拍案叫好的男子們,這會兒,一個個,眼角眉梢都是譏誚之色。

說來也是,整日賣弄處子之身的人,又能干凈到哪里去。

適才,花憐夢字字句句,看似肺腑之言,真摯動聽,但關鍵時刻,還不是將那秦門的青年男子給推了出去。

脫口而出,都是輕蔑。

那模樣,分明是,若無榮華富貴,權勢地位,怎配她花憐夢?

四下——

響起了紛紛的議論聲。

花憐夢緊閉著雙眸,嘴唇都在哆嗦。

她盼望已久的,竟是這般狼狽落魄的收場。

她咽了咽口水,眼眶微微泛紅,若非強力遏制,只怕淚水要流淌而出。

“憐夢姑娘累了,扶她下去休息吧。”

沈清蕭及時出聲,眉眼溫和,嗓音依舊如玉般溫潤清朗,沒有任何逼人的銳氣。

花憐夢驀地望向了沈清蕭,欲言又止。

聽雪樓的姑娘們,攙扶著花憐夢退了下去。

花憐夢獨自一人進屋,將桌上的瓷器全部摔碎,而后一拳打在瓷器的碎片之中,任由這些碎片扎進了她的皮肉。

花憐夢緊閉著眼眸,深深地吸了口氣,緊攥的拳頭,被碎片扎破的地方,汩汩地流出了殷紅的血液。

“怎么可以這樣……”

花憐夢眸子通紅,嗓音沙啞,身體軟弱無力般癱倒在地。

地面,俱是瓷器的碎片,扎進了大腿、臀部,她都沒有任何的痛感。

彷如一具麻木的傀儡。

頃刻間,花憐夢身上的衣裙,都已被鮮血浸透。

她睫翼微顫,緩緩地睜開了一雙美眸。

是沒有焦距的空洞。

咽喉宛如吞劍一般,鉆心刺骨的疼痛,剎那間就涌遍了四肢百骸。

兩行清淚流出,淌滿了整張臉,渾身散發出極為悲傷的氣息。

“元兒,為什么,為什么他們都要欺負姐姐。”

花憐夢從袖口之中掏出了一個小型且精致的人偶,眉目之間,與李元侯有著七八分的相似。

花憐夢吸了吸鼻子,雙手用力地抱著李元侯的人偶,哭著說:“為什么連你都要離開姐姐?以后,這個世上,姐姐再也沒有任何一個親人了。”

“該死!”

“為什么?上天為什么如此的不公平?”

“我究竟還要經受多少苦難和折磨,才能柳暗花明?”

“為什么夜輕歌什么都不做,就有那么好的運氣!”

“她不是什么神罰之體嗎?那她怎么還活著?怎么還沒有去死?”

“啊!去死吧!夜輕歌!”

“我愿以生生世世魂飛魄散被厲鬼糾纏永無寧日為代價,詛咒你不得好死,家破人亡,早年喪子,喪父,喪雙親!”

她魔怔了。

徹徹底底的。

宛如一個歇斯底里的瘋子般,掐著人偶,梗著脖子,在房屋之中大喊大叫。

屋外的聽雪樓婢女們,似乎對這樣的場景早已習以為常,并沒有太大的震驚,也沒有進屋一探究竟的打算。

一方輪椅,停在了花憐夢的身后。

一件溫暖的乳白色絨毯,輕輕地蓋在了花憐夢的身上。

花憐夢迅速回過神來,朝坐在輪椅上的沈清蕭看去。

一愣過后,花憐夢驚慌失措,慌慌張張地爬起來,跪在輪椅的面前,壓低了腦袋。

豆大的淚珠,象征著她多年來的不甘委屈,自眼眶溢出,一滴,一滴地滴落在冰冷的地板上。

“沈公子,我……我讓你失望了,請公子責罰。”花憐夢泣不成聲。

“你的表現,是很糟糕。”沈清蕭道。

花憐夢的心,倏然跌到了低谷。

她咽了咽口水,緊咬著牙關,放在雙腿上的兩只手,用力地扣著腿部的皮肉。

似乎,身上遭受了痛苦,就能緩解那快要喪失掉理智的崩潰。

“你知道你最大的問題是什么嗎?”沈清蕭問。

花憐夢梨花帶雨,我見猶憐。

“你最大的問題,是沒有自知之明。”

沈清蕭說:“你可知,你的所有苦難,都來源于你的貪心。而你的富貴融化,皆來源于和姬王妃的想象。你非但沒有半分感激,甚至還惡言相向,把她當成你的敵人。殊不知,你的敵人并不是她,而是你自己的貪念。”

“為何非要去和姬王妃比?萬年才出一個姬王妃,你拿什么和她比?”

“玩火,注定自焚。切記,我只能救你一次,剩下的,則要看你自己的造化。”

沈清蕭的聲音,很平緩。

花憐夢微怔。

沈清蕭推著輪椅,離開房間。

花憐夢望著沈清蕭的背影,突然聲嘶力竭地喊道:“可她殺了元侯,殺了我唯一的弟弟。”

“據我所知,李元侯是個很善良的孩子,但他因為你,變得血腥,殘忍。他朝夜女帝發動戰爭,就注定不死不休,至于誰能活下去,則是各憑本事。”

“你有沒有想過,若你少幾分貪念,善良一些,李元侯現在還是個無憂無慮的少年,而不是成為別人的刀下魂,在你無能為力的日子,死于非命。”

沈清蕭的話,字字句句,宛如鋼針般刺進了她的身軀。

她不知道沈清蕭是何時離開的,但她好像聽到了鋪天蓋地的指責。

“賤.人,賠錢貨,連妓都不如。”

“你啊,就是這樣的命,往上爬,你配嗎?”

‘她連給姬王妃提鞋都不配!’

“……”

“啊!啊啊啊!”花憐夢雙手抱著頭,瘋狂地搖頭,失聲尖叫。

為什么!

為什么她擺脫不掉這些魔音!

為什么,那些欺負她的人,還活在世上?

花憐夢痛不欲生,雙掌用力地捂著耳朵,倒在了大理石地面。

很冷。

像是置身在棺材之中。

花憐夢的眼眸,依舊空洞,麻木。

一次又一次的挫敗,讓她崩潰到了極點。

外面,絲竹聲聲。

屋內,陰氣森寒。

她望著前方,柜腳的旁邊,正是李元侯的人偶。

她仿佛看到了昔日的少年,朝她一路狂奔,張開手要抱,嘴里不停地喊:“姐姐,你看,元侯給你帶來了什么。”

一行淚,流淌而落。

重庆时时开奖app下载 北京28是什么 福彩燕赵风采排列7 北京11选五一定牛一 宝鸡配资炒股 内蒙快三组合走势图 十一选五走势图浙江 福彩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广东36选7开几个有奖 福彩排列七的玩法规则 浙江快乐十二手机版 福彩p62玩法的中奖规则 app股票配资平台 内蒙古快三基本走形图 时时彩大数据预测软件 上海11选五规律技巧 排列550期开奖结果